<ins id="x7zpx"><span id="x7zpx"><cite id="x7zpx"></cite></span></ins>
<var id="x7zpx"></var>
<var id="x7zpx"><strike id="x7zpx"><listing id="x7zpx"></listing></strike></var>
<var id="x7zpx"></var>
<menuitem id="x7zpx"><dl id="x7zpx"></dl></menuitem>
<var id="x7zpx"></var>
<ins id="x7zpx"></ins>

文苑擷英

莫伸 隨筆——《我為什么寫電視劇<風起毛烏素>》

作者: 莫伸     時間: 2020-10-09     點擊: 查詢中    分享到:

我為什么寫電視劇《風起毛烏素》


亞東的長篇小說《風起毛烏素》,我是在火車上讀完的。讀完后很感慨。如今直面寫工業題材的作品實在是太少了,寫得好的就更少了。大家都一窩蜂地去寫男女感情,婚姻波瀾;婆媳爭斗,武打玄幻。不能說這些內容就不是生活或者不應當去寫,但是在很大意義上,這恰恰又是作家們遠離了實際生活的一種表現。因為在人的一生中,工作實在是很重要,也實在是所占比重很大的一個方面。

我清楚地記得,改革開放初期的每年春節,國家領導人照例要去給普通百姓拜年——無論華國鋒時期、胡耀邦時期,以及后來相繼出任總書記或者國務院總理的趙紫陽、江澤民、李鵬、朱镕基——凡春節期間去慰問勞動者,基本都選擇去煤礦。

而另一個情況是:改革開放以后,鐵道部任何一位新部長上任,首先去視察和督戰的第一站都是山西大同(萬里、段君毅、劉建章、郭維城、陳璞如、丁關根、李森茂等統統如此)——之所以如此,原因就在于長期以來,煤炭生產和煤炭運輸是中國經濟發展最重要的支撐,也是中國經濟發展中最致命的短板。那些年,多產煤快運煤的吶喊聲鋪天蓋地,這些吶喊從來都不是暫時和局部的,而是長久和全國性的。

毋庸諱言,煤炭行業是一門給人們帶來熱量和陽光的行業,但是在相當一個時期,煤炭行業的職工本身卻很少享受到這份熱量和陽光。多少年來,在人們的印象中,煤炭行業都不僅與臟亂差,而且與極度的勞累、巨大的危險這些字眼緊密聯系在一起的。而與整個社會對煤炭焦渴般的期盼形成鮮明反差的是,煤炭職工的社會地位非但不高,偏偏是最低的。

這種情況,直到時代進入到二十世紀末才開始改變。

這個改變究竟有多大?

2011年,由于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得以去陜北煤礦采訪,以后又去了黃陵、鴨口等煤礦采訪,這些煤礦中,有神華集團的煤礦,有中煤集團的煤礦,但更多的是陜煤化集團所屬的煤礦。當我走進這些煤礦,走進他們的辦公場所,走進礦井深處,走進可以洞悉井下所有工作狀況的調度室,走進窗明幾凈的職工宿舍,我從前頭腦中固有的煤礦印象開始了顛覆性的改變。當我目睹今天的煤礦職工從容地融入到我們繁華的都市和社區,當我感覺到他們內心深處涌動著一股源自內心的自豪和自信,我的感慨是前所未有的。

毫無疑問,這份源自心底的自豪和自信,是煤炭行業所有改變中最值得珍視的改變,也是煤炭行業所有改變中最具本質意義的改變。這樣一種改變來自哪里?又是怎么發生的?從前,煤礦企業的現代化曾經是一個多么遙遠又多么陌生的名詞,而現在,它不再遙遠和陌生,也不再只是名詞,它已經成為我們身邊觸手可摸的現實。這種現實是我們站在數字化了的采煤調度室,站在巨大的綜合采煤機前一點一滴地生發出和感受到的!

我想舉幾個直觀的例子來說明煤炭行業的改變。

改革開放前,銅川礦務局王石凹煤礦是蘇聯援建的、當時中國西部最大、設施最先進的煤礦,全礦有職工7千多人,年產煤量為120萬噸——值得一說的是,在當時這是個驕人的數字。同期的蒲白礦務局,全局共有員工1萬8千多人,年產煤量卻只有80萬噸。

如今呢?

陜北紅柳林煤礦,員工不過1千人左右,年產煤量為1600萬噸。張家峁煤礦員工更少,人員不足千,年產煤量卻突破了1000萬噸。

人數減少了十倍,產量卻增加了十倍,甚至遠不止十倍。因為實際開采能力遠沒有發揮出來。

值得一說的是,紅柳林煤礦和張家峁煤礦遠不是像當年的王石凹煤礦那樣顯眼和突出。它們只是陜北諸多煤礦中普普通通的兩座煤礦。

再比如,改革開放前,中國一直持續努力地在抓煤炭生產,1978年,全國的煤炭產量為6億1千8百萬噸。彼時每年煤炭行業職工的死亡人數都在萬人以上。而2012年,中國的煤炭產量躍升到36億5千萬噸。當年中國煤礦職工的死亡人數為1300人。

產量上去了6倍。死亡率卻降低了10倍。

這一反一正,形成了多么巨大的反差。

我手頭始終沒有找到中國2012年全國交通事故的死亡人數,但我知道2011年中國由于交通事故而死亡的人數為6萬2千人。超過了2011年煤炭行業死亡人數的30多倍,超過了2012年煤炭行業死亡人數的40多倍。

而在我們固有的觀念中,煤炭行業是最危險的行業呀!

當你深入到煤炭企業中進行一番調查時,你會發現,變化實在是太大了!如果我們公正而不是偏激地去看待和了解,我們就不能不承認,中國煤炭行業的進步和發展用巨大來形容遠遠不夠,完全可以稱得上驚人。

我絕對相信,在今天的中國,煤炭行業和其他許許多多的行業一樣,還存在著許多急待解決的矛盾和問題。

但是我也同樣相信,在今天的中國,有許多人——這包括作家,媒體,包括我們許許多多的平頭百姓甚至許許多多的領導干部們,其實已經并不了解今天的煤炭行業,并不了解今天的煤礦工人,并不了解近十多年來煤炭行業所發生的完全可稱史無前例的巨大變化!


于是我想,用手中的筆,把這一切都記錄和描寫出來。用手中的筆,寫出煤礦職工的苦惱,也寫出煤礦工人的歡樂。寫出煤炭行業曾經的磨礪,也寫出它們歷經艱辛后的輝煌。真實地書寫生活,本身就會產生結論,甚至產生理論。它對于我們公正地理解改革開放后所取得的巨大成果,對于我們框正對煤炭行業所固有的一些偏面認識,將具有相當重要的現實意義。

于是我和作家亞東經過許多次的反復討論,最終取得了共識,將他創作的長篇小說《風起毛烏素》改編成電視連續劇——我們不想為哪座具體的煤礦樹碑,更不想為哪個具體的人物立傳。我們是為整個煤炭行業的進步和發展謳歌,是為整個中國工業的艱難探索和艱難進步立傳。


附:

由于對重點現實題材作品的完成有時限要求,因此我只能暫時放下手頭的其他工作,和作家亞東再次走向煤礦。除過黃陵煤礦和王石凹等煤礦,還將再次走向榆林的紅柳林煤礦、張家峁煤礦及榆北煤礦等進行實地采訪。




上一篇:紀鵬 散文——《“土”月餅》 下一篇:黨瑞 散文——《半塊月餅的思念》
波多野结衣在线视频AV在线观看-电影完整版-西瓜影音-泽艺影城
<ins id="x7zpx"><span id="x7zpx"><cite id="x7zpx"></cite></span></ins>
<var id="x7zpx"></var>
<var id="x7zpx"><strike id="x7zpx"><listing id="x7zpx"></listing></strike></var>
<var id="x7zpx"></var>
<menuitem id="x7zpx"><dl id="x7zpx"></dl></menuitem>
<var id="x7zpx"></var>
<ins id="x7zpx"></ins>